本文為2003年舊作稍事修改重新刊登
謹以此篇祝福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回到海尼森之後,雖忙碌但亦平凡的一年就這樣即將渡過.....
坐在革命報的總編輯台上,伴隨著裊裊的咖啡香與窗外零落的飄雪
望向窗外,近處街道上偶爾一輛車劃空而去....
似乎,隱約能聽到遠處海尼森紀念廣場上傳來狂歡的呼喊與喧鬧.....
此時的我,感到格外的寂靜與安祥。

一如往常,海尼森在新年時總會來個傻瓜似的喧鬧~!
回憶起伊謝爾倫的那段日子裡,在眾人的慫恿下,楊學長在新年派對上的犧牲演出
以及在派對上波布蘭為首的空戰隊以及與先寇布為首的薔薇騎士聯隊的胡搞瞎鬧
如今,這一切只能成追憶.....

在伊謝爾倫的一切,好似一個快樂的夢。

我們在那編織革命的夢!
我們在那編織民主的夢!
我們在那編織彩色的夢!

如今,夢仍未醒!留在海尼森的我們仍將持續編織那咫尺之間卻又遙不可及的夢。

遠處傳來的鐘聲,告知新年的到來
而窗外炫麗的煙火如同對我訴說著,勿沉溺在過去的美麗,而是要努力展望未來,想前看齊!





創作者介紹

傳播研究生的唬爛研究室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cehraidc
  • 新年快樂^^
  • attemborough
  • 黑~批~紐~一~爾~~~~
  • Tony
  • 恭喜楊院長撐過第一學期了!<br />
    以後就開始平步青雲、海闊天空了啦!
  • attemborough
  • 是降嗎?明明就還沒放寒假...
  • habermasj
  • 終於可以喘口氣了<br />
    恭喜<br />
    撐過第一學期<br />
    寒假可以好好沉澱<br />
    <br />
    我有一個疑問問你喔<br />
    我一直覺得傳播界的<b/>產業界跟學界之間缺乏良性的聯繫</b><br />
    而其後的結果就是國內傳播教育的衰落<br />
    <br />
    這個論點有兩個預設被質疑-<br />
    1.傳播界的產學聯繫表現在什麼代表性的事件當中?<br />
    2.什麼是"良性的聯繫"?各做各的事會不會比較有各自自主的空間?<br />
    <br />
    老實講<br />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迸出這個論點<br />
    說不定是你的論文有提到具體的事件<br />
    想知道你是否對此有同感?<br />
    若不是.理由為何?
  • attemborough
  • 我的學期還沒結束<br />
    廣電這門課到現在還是0.......<br />
    <br />
    <br />
    關於傳播教育<br />
    我個人是認為<br />
    <br />
    產業界跟學界之間不是缺乏良性的聯繫<br />
    而是產業界已經開始伸其髒手進入學界之中影響學界之教育(或者交相賊)<br />
    這是我一直很想找到證據與論述的問題<br />
    <br />
    在x傳大學<br />
    這個問題很明顯<br />
    <br />
    但每個學校不同<br />
    情況也不見得一樣<br />
    <br />
    我想 <br />
    傳播界的產學聯繫<br />
    可表現在EMBA的招生、學者研究的經費來源與研究論述、該師平日之言行舉止與人<br />
    脈關係、學校的實務課程教學政策、課程師資來源(尤其兼任)、學生獎學金經費來<br />
    源、學生畢業論文走向、學生普遍的意識形態(是人文還是產業)、該校該系所主管<br />
    平日的人脈與言論等<br />
    <br />
    另,何謂良性的聯繫?<br />
    <br />
    我覺得這就得看產業界與學界如何相互定義良性的聯繫?或者我們如何定義?<br />
    在我眼裡,沒有良性聯繫這個辭,我只想關心,產業界如何影響傳播系所的學校教<br />
    育?至於國家政府與政黨如何影響,這則已經有人爬疏出來了。<br />
    <br />
    <br />
    從我的母校的傳播教育<br />
    我看出了產業界思維影響學校教育的危險。<br />
    當學生一點也不知道財團剝削的本質<br />
    一點也看不出當下媒體工作的惡劣環境<br />
    一點也沒有人文批判反思的精神時<br />
    媒體工作永遠都會是特定利益團體與權力結構的勞動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