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1記者節,中時工會常務理事陳文賢先生受記協「記者要團結 捍衛勞動權」記者會之邀,從中時工會的解散,侃侃而談他對白領記者勞動權團結的看法。

陳文賢說:「中時工會的解散,其實是一種轉型,另外的開始」。

在中時工會內部,解散工會的聲浪,事實上,早在中南編抗爭時罷工未果後,便已浮上檯面。自此,幾乎每年,工會會員們都會思考著,「如果這個工會不能戰鬥,是否該要解散」?三年前,這個聲音更具體化為正式提案,因為,他們不知道,到底要不要一個無法有能力與資方抗衡到底的強硬工會,還是要一個徒有空殼的軟弱工會。陳文賢表示,在當時,即使工會早以大不如前,會員們還是認為工會要繼續下去,大家了解到,得先把工會的功能定位清楚,未來才有可能。而當時大家的選擇是繼續保留。

直到今年,中國時報決定大裁員後,決定了中時工會的命運。

7月17日,工會進行罷工投票,那時他們特別開放了一個門,為的是要歡迎所有的中國時報同仁加入工會,尤其是所謂「白領階級」的記者編輯。然而,陳文賢花了一個月的時間,跑遍所有中時報系的白領單位,甚至南下中南部,與地方記者接觸。令人失望的是,花了那麼多力氣,結果最後進來的55位新會員中,其中54位仍是印刷場的藍領工人,只有一位白領記者。而在整個中國時報一千多位員工裡,工會會員僅有184位,工會人數不到全體員工數的二分之一,也因此,工會當然希望其他報社員工能夠參與工會運作,而這些人裡,絕大多數便是那些白領階級。

重點就在於,白領記者遲遲未視勞動權的團結為爭取工作權保障的重要方式。為何身為白領階級的記者編輯,遲遲未了解工會的重要性?陳文賢一直在思考著。

陳文賢舉了中晚關門的例子。當中時晚報決定關門時,曾有記者進行網路連署。但是,連署時的第一個動作,卻是希望工會不要介入。理由是,「我們不像他們(工會),這樣動刀動槍的。」

陳文賢又舉了一個例子。有一位極有正義感的記者,看到中時總編輯在裁員當下,炫燿報社大樓重新裝潢獲得設計首獎時,一度欲起身與總編當面嗆聲,然而,最後卻仍未有行動。記者說,「我沒有辦法,我不會吵架,只會講道理,不然就是回去寫文章」。

陳文賢認為,記者本身欲意行動時,會有各式各樣的矛盾。當遇到問題,想提出有效的解決手段時,往往卻做出無效的動作,比如像寫文章便是。陳文賢覺得,「這是不會有用的,這一步終究要跨出來,參加工會也好」。

許多時候,記者會加入工會,但往往只是交錢,從不開會。陳文賢說,「中時工會已有20年沒有白領記者來參與,沒有記者針對自己的利益提案,來說服大家一起去爭取」。而每當工會要作出行動來捍衛權益時,往往只有工會前往,這些人卻躲起來不見蹤影。

中時工會此次的解散,由七位會員提議。陳文賢提到,雖然這7個人皆要求工會解散,然而他們卻是最熱愛工會的會員。他們認為,一個有戰鬥力的工會需要三項條件;第一,是參與度高的會員;二則,要有能夠打仗的工會幹部;三來,則是要有足夠經費養活會務人員,並且讓會務人員能細緻完成應做的工會工作。

對他們而言,在這些條件以後都不復存在的情況下,很清楚的是,只剩兩條路可以走:第一,以後不再是現存的戰鬥工會,工會轉型,變成閹雞也好,或一個空殼工會也罷;第二,解散。而現在,他們選擇要求解散。

陳文賢說,在最後的會員大會上,原有人仍希望工會能繼續保存,然,先前所述幾位熱愛工會的會員,便六度邀請想留住工會的人出來說服大家,結果卻是無人敢再出來多說什麼。會員們清楚,中時工會不願轉型成沒有反抗力量的工會。這個工會,從過去的能夠戰鬥,到後來的不能戰鬥卻還能抵抗,直到現在的連抵抗都恐怕都沒有辦法,會員們選擇,讓中時工會留下一個光榮的結束。

然而,這個工會是否真正結束了嗎?對陳文賢而言,其實它並未結束。陳文賢認為,這個工會過去培養出來許多經過戰鬥的人。就他所知,當前離職的工會會員有一千多人,而這其中,有許多人都具有爭取權益的經驗。而這些人,回到社區後,在社區裡發揮了很大的作用。諸如社區管委會開會,由於經過工會運動洗禮,這些人在思路與決策上,以及對有效手段的判斷上,皆與眾不同,也因此能夠帶領社區爭取更多權益與福利。而這正是記者本身所缺乏的。

記者作為媒體勞動者,與其他勞工皆然,對自己所在單位的處境及以後的變化,應最為清楚。只要記者聚在一起,好好研判,應可自行研判出情勢與爭取權益的可能性,亦應可自行提出一些合理的協商可能性,爾後思考如何有效行動,條件與資源不足時,再請工會來協促即可。然而,一般新聞記者卻無此般能力與條件,因為大家少有時間聚在一起,亦少有時間拿這些問題彼此討論。

陳文賢最後表示,若真要起來爭取工作與勞動權益,拿刀拿槍有何不可?平宗正的死、華視記者與蘋果記者的過勞死,在在顯示許多媒體工作者的勞動條件已低落如此,若是沒有集體力量,個人又如何爭取權益的改變?


陳文賢談中時工會解散





衍生閱讀:

苦勞網:記者節軟調活動、高調放話 記協宣示「工會化、明年辦遊行」

創作者介紹

傳播研究生的唬爛研究室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