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12/7中時論壇〈熱門話題:社運不是波麗士大人敵人〉與自由廣場〈警察不知道的事-野草莓正為你們爭取權益〉原文。

是一個波濤洶湧的歲末,自大陸海協會長陳雲林來台之時,拉開序幕。這一個多月以來,從中山北路不段的騷動、圓山事件、行政院前的野草莓靜坐,再到樂生。

我們的波麗士大人們,不是以和藹可親的人民保母身分,而是以令人民心生恐懼的面孔,事實上實為警察真實面目-「國家合法暴力機器」的樣態,展現在我們眼前。一個月來,一幕幕鎮暴、驅離、抬人,以及載著抗議群眾的警備車一輛輛在街頭呼嘯而過的畫面不斷浮現。國小課本上,那正義化身的警察形象,曾幾何時,變成如此面目猙獰的模樣?

說來,真的很可憐,我親愛的波麗士大人們,你們辛苦了。

在行政院門前驅離學生的你們,我眼見那來自國家機器泛紅的淚光。我知道,在這樣的國家機器結構下,你們身心異化,一道道命令化為一種無法抗拒的控制,手腳無法聽從大腦的使喚,成為一種國家行使暴力的工具。

我知道,政府這一個多月來的超時勤務,沒有給你們適當的休息與補貼,反而讓許多基層員警,成為政府壓制人民的棋子,任其損失、受傷。昨日,當我看見大陸公安為了自己的權益,起身抗議示威的新聞時,我心想的是,親愛的台灣的波麗士大人們,你們該怎麼辦?西方國家警察可以成立工會,台灣法令卻不能允許;大陸極權國家的公安已起身反抗爭取自身權益,民主台灣的波麗士大人卻仍未動靜。

作為一位認為台灣集會遊行法必須修正的學生,我認為,修改集會遊行法不只是為了爭取人民與弱勢團體的集會結社與言論自由的保障。同時,也是替台灣基層員警,爭取工作權與團結權的可能性。

波麗士大人,也是可以、甚至是應該上街頭的。波麗士大人們應該為自己的超時勤務爭取加給,爭取合理的升遷與考績制度,甚至,女警應當為爭自己爭取在警務工作上的性別平等權益。人民有集會結社的自由,警察與公務員也應該要有。

波麗士大人們,社會運動不是敵人,如果你願意,請您覺醒,爭取自己的權益。

創作者介紹

傳播研究生的唬爛研究室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