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傳大學新聞系系主任許志嘉老師於昨天上午病逝榮總

我大學時修了他許許多多門課,五年前大學畢業前最後一門課也是修他的民意原理。聽到這樣的噩耗,不禁惋惜與感慨。

老師太忙了,光是教學,在銘傳金門校區、桃園校區與台北校區,都有在職專班與大學部學生的課,在輔大也有兼課通識。同時,他還要輔導傳管所、國事所碩士班與碩士在職專班,還有銘傳大學傳院學士班的論文,偶爾也會上談話性節目討論時政與專業問題,從他剛到銘傳幾年來斷斷續續地接銘報實習媒體的指導老師。這兩年也才接任新聞系主任沒多久,大學評鑑亦才剛結束。這麼忙,使得他來到銘傳10年左右,兩三年前才剛升副教授,在恭喜他榮升副教授與系主任後,開心沒多久又跌落谷底,人生真的世事無常。

我跟他最後一面,是前年的樣子,在輔大,他到輔大送輔大通識課學生的成績,遇見我耳提面命要我趕緊把碩士論文完成畢業。後來有一次是在銘傳,他在新的新聞系辦改銘報就沒太打擾他了。我想我會盡力完成我的碩論的。

我個人認為,是銘傳大學的制度與現在台灣學術研究制度環境,所造成的問題。銘傳大學這幾年,一直在拓展事業,但是師資的增加來不及跟上拓展的進度,很多老師必須被要求到處兼課,許志嘉老師就是因為如此,必須到處奔波。同時,銘傳傳播學院在前院長楊志弘的一條鞭式領導下,不僅傳院老師們的教學自由被剝奪,同時幾乎每位老師都要負擔額外的媒體實習指導業務,以及院內基礎核心共同必修課的教學。

這樣的工作壓力,再加上台灣高等教育研究升等制度與各種評鑑審查的繁瑣與壓力,我想這是讓活力充沛、樂觀和善的許志嘉老師病倒的原因。若是銘傳大學傳播學院與台灣高等教育學術環境再不改善,還會有更多的老師因此被病魔纏身、擊倒。

許志嘉老師是很年輕很敬業的老師,銘傳少了一位優秀的教授,實在很可惜,就此紀念,許志嘉老師一路好走。

 

創作者介紹

傳播研究生的唬爛研究室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