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2009/07/27 中時言論廣場投書 〈一位系主任猝逝之後〉原文。以此紀念許志嘉老師,並且希望喚起教育當局對學術勞動者勞動條件的重視。


文/亞典波羅 銘傳新聞系系友

日前過世的許志嘉老師在銘傳傳播學院,是一位備受學生景仰與愛戴的老師,他的離世這兩天在校友網路間傳播開來,聞者無不哀痛與惋惜。然,一位年輕有為受人喜愛的副教授的離去,背後顯現的卻是台灣學術研究工作者勞動條件惡化的普遍問題。

近年來,愈是新進的學術研究工作者,愈被要求負擔高教學時數、極重的系務行政,再加上研究升等壓力,學者罹患重病比例愈來愈高,過勞猝死更時有所聞。許老師在學校不僅必須負擔傳播學院本院學士班、碩士班與碩士在職專班的平日教學與學士碩士論文指導工作,亦兼任其他兩校區多個碩士在職專班的教學與論文指導任務,同時,在外校還兼職通識課程,擔任他求學時母校研究生的論文指導。

系上行政工作方面,許老師在未擔任新聞系主任前,便斷斷續續接手銘報實習媒體的指導工作,近兩年接任系主任,大學評鑑、銘報指導等繁瑣事務更接踵而至。教學與系務工作繁重如此,亦使許老師在筆者母校任教近十年後,才於三年前升等副教授。

據筆者了解,台灣當前學術工作環境的勞動條件,普遍對許老師這樣的新進學者,相當不利。新進助理教授,時而必須負擔系上繁重的行政業務,同時必須負擔教授階級中最高的教學時數,曾聽聞有老師甚至一學期內要負擔每星期24學分的教學任務。而其他林林總總借調他校教學行政工作、研究生論文指導,參與社會服務、國家政策擬定與遊說等,更是許多學者的責任,研究工作這個行業,並非你我過去想像中那般悠閒愉快。

如此工作壓力,是讓活力充沛、樂觀和善的許志嘉老師病倒的原因。而若學校本身與台灣學術環境制度再不改善,還會有更多老師因此被病魔纏身、擊倒。像許志嘉老師般優秀年輕學者的病倒與辭世,非台灣學術界之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temborough 的頭像
attemborough

傳播研究生的唬爛研究室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