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政部長江宜樺曾於2005年擔任台大政治系教授時,在《政治與社會哲學評論》第十四期發表一篇名為〈從博雅到通識:大學教育理念的發展與現況〉的文章,其中第56頁提及:「..如果大學真的變成職業訓練所,那麼整個國家將成為一個龐大的工廠,沒有人會去反省工廠存在的意義...」

此段真知灼見,對照近日教育部「訂單式」培育人才方案的新聞,甚為有趣。什麼是「訂單式」人才培育?或許我們可以想像一個畫面,企業向教育部與大學下訂單「批貨」,要求教育部與大學開啟「專業教育生產線」,並且在一年內「生產製造」出一批又一批,以「科系為分類並編號」的人才產品,提供給財團企業使用。這不就意味著,大學與教育部自降格調,成為專為企業財團製造勞動力的「人才工廠」?此一過程中,學生也已經不再是完整的人,而是由企業訂購、大學生產的「勞動力商品」。

若再加上先前有關大學排名,五年五百億的新聞資訊,大學存在的意義早已不再單純,此般狀況下,大學已成為:一、國家與學術競爭力的知識代工廠,教授與研究生同為生產知識的工人,為達成國家發展的目標發表Paper努力不懈;二、大學是企業的代工廠,替企業研發生產新技術與新模式,同時亦替企業財團生產人力資源。以此,高等教育早已不是什麼神聖的知識殿堂,而是確確實實的職業訓練所與人才知識代工園區。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