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一位記者的離職,再度激起新聞置入性行銷(業配)議題一陣波瀾,似乎已然撼動政府有所作為,但真是如此嗎?目前的媒體輿論與政府關注焦點,在「政府的置入性行銷」如何,然事實上,置入性行銷不只有政府拿錢給媒體要求粉飾太平,如此單純的問題而已。它其實是台灣「商業媒體」病入膏肓的激烈競爭產業結構之病態表徵罷了。

從媒介經濟學的學理上來說,置入性行銷不過是商業媒體的營收來源之一。過去,商業媒體僅依靠明明白白與節目區隔的「廣告」即可大賺特賺,使人人對媒體行業的光鮮亮麗投以羨幕眼光。而今,隨著想要進入廣告市場分一杯羹的媒體業者持續大量投入,廣告大餅逐漸萎縮;加以眼見與節目明顯區隔的廣告內容,愈來愈不能達成廣告用以吸引消費者的目的,一種新型態的廣告模式-置入性行銷於焉誕生。也就是,這樣的廣告型態,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我們所看的新聞、八點檔、偶像劇,乃至於電影之中。

置入性行銷包含著「政府對媒體」、「一般企業對媒體」,以及「媒體對媒體」的置入。反正,只要一方有需求一方有供給,也就是說有置入性行銷的市場,雙方達成交易,政府(或一般企業)想要花錢做宣傳,而商業媒體希望獲得這筆收入,就會業配的情況。或許我們可以說,這是商業媒體市場的「本質」。我們要說他好或壞,其實也僅能說,只要有利益所在之處,這就是資本市場本來的面目。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