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記者 林靖堂 / 特稿 

上週,台灣五大有線電視MSO動作頻頻。這些有線電視多系統頻道經營者,集結國內外頻道業者與業者,及其所組成的公協會團體,再加上電信業者與支持業者之學者,先是舉辦了國際研討會,發表了一份國外協會的台灣有線電視數位化現況研究,以及一份集結業者自行研究的有線寬頻白皮書。爾後,於立院召開公聽會,邀集產學各界,向立委與NCC請命,質疑NCC近日決議的「數位化發展方案」只有棒子沒有蘿蔔,有礙業者數位化與整體媒體產業發展。 


(圖為有線業者所舉辦國際研討會之會前記者會) 

綜觀幾日來,業者努力發聲的訴求,不外乎要求政府解除有線電視收費的費率管制、不應以戶計費、解除有線電視區域經營家數上限與市佔比例限制。也就是說,台灣有線電視業者希望政府解除所有的法令限制,在收費與市場限制上,放任自由市場運作。然事實上,台灣的電信市場是經濟學上的寡占市場;而有線電視市場,根據此次業者所舉辦得研討會中來自國外研究機構的報告顯示,在全台51個有線電視系統經營區內,總用戶數的四分之三以上是一家壟斷。也就是說,台灣有線電視市場,五大MSO實際上各據山頭,在全台各地或壟斷當地市場,或平分該區用戶數。再根據其他多份研究報告顯示,當今的壟斷現況,則是政府放任業者在各經營區內自由競爭的結果。而據這份報告中獲得的資訊顯示,台灣的有線電視年均營收比,更是全球排名的前段班。這意味著,當今宣稱市場不景氣的台灣有線媒體,事實基本上是穩賺不賠。

以此,業者卻在此時頻頻向政府主管機關喊話,要求解除管制,並且認為NCC的數位化政策,讓本來就已低迷的有線傳媒產業,難以繼續。然而,這份來自國外研究機構的報告卻也實實在在打了業者自己的嘴巴。報告明白顯示著台灣閱聽人對於傳媒市場的無奈,以及有線傳媒市場自己不願意面對的諸般問題,包括台灣傳媒市場的節目內容豐富度不足,大量低成本的新聞與談話性節目,不間斷的八卦報導,以及短報用戶數的不透明市場資料等。若如此,以台灣媒體頻道與系統只能提供貧乏且煽動性極高的節目內容,要消費者自願買業者數位化的帳,根本不可能。吾人作為有線電視系統的收視戶,亦從未獲得我所在區域內系統業者的數位化行銷方案。 


(圖為有線業者研討會前之景況,立法院長王金平與NCC主委蘇永欽等人皆受邀出席) 

基本上,無論是研討會上業者或者國外的研究報告皆顯示,台灣當前的媒體產業,業者具有一定程度的獲利。然而,台灣媒體內容亂象紛陳,亦為全民共識。業者與支持業者之學界代表,在公聽會上,以父母要求小明考取國立大學,但卻要小明自行打工,且考上不給跑車鼓勵為例,諷刺NCC政策的不當。然,若將有線業者比喻為小明,是否有線業者應當確實做好鋪設基礎線路的功課,用心做好投資頻道節目內容的功課,在已經具備高獲利基礎的前提下,將份內的功課做好,才能考上好的國立大學呢?而若法規鬆綁了,有線業者有更大的自由度數位化後,又是否立刻行分組付費,而分組付費的基本級是否還是100個頻道呢? 

(本文內容為媒體改造學社許多傳播學界老師觀點之綜合,本人只是整理。)

    全站熱搜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