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工作者何時才能意識自己是勞工?何時才能認識團結權的重要性?這幾年來,已有無數媒體工作者被自己的資方當成棄子,被裁員的事件不斷發生歷歷在目,然而,大多數的媒體工作者仍是一副不甘我屁事的嘴臉。

不甘你屁事嗎?看看中國時報,自2001年開始,從中部南部編輯室,到2005年中時晚報,至今,中時動刀到自己的祖業上,余氏家族似乎擺明著,欲擺脫報紙這份對其而言逐漸毫無利潤可圖的燙手祖產。

看看這些媒體大亨,經營不善或者欲擴張版圖時,為了節省成本,往往拿第一線工作者開刀,聯合中時如此,TVBS與東森亦是。然而,媒體工作者往往卻因自以為能力高、人緣好、退路多,自掃門前雪。我實在不知,中時的白領工作者們看到自己的同仁一個一個被裁撤後,心理不會自問,何時輪到自己? 

  起初他們把魔掌伸向共產黨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接著他們把魔掌伸
  向社會主義者與同業工會,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屬於兩者;接著他們把魔掌伸向猶
  太人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他們把魔掌伸向了我,這時,已經
  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 Martin Niemöller


作為一個媒體產業預備軍,新聞與傳播系所唸了近8年的傳播學子,每每看見記者遭受網友無理且極度沒有同理心的批評,實在替記者難過與憤慨,然而,卻又見到記者自己不願為了自己的勞動權益,冷眼旁觀,甚至嘲諷替記者爭取權益的工會分子,請問,當各位自己出事時,我該站出來挺身替這樣自私的記者說話嗎?我的未來職業,該選擇成為這群自私群體的一份子嗎?

記者,你為什麼不團結?你確定下一個不是你?你確定自己不會成為最後的犧牲者?你確定,你以為自己真的有後路嗎?

老實說,看到這樣的文章(沒有在怕的啦!)時,我著實希望中時能夠給予這樣的白領工作者一次體會人生無常經驗的機會。中時晚報被裁的員工,有拿到跟中南編一樣的補償?不怕被裁的人,你又保證自己下一份工作,能夠保障你未來的人生不再浮動?沒有被裁的,也希望你嘴巴上說不怕,心理也是如此自信非凡。

不過,我猜這種類型的媒體工作者肯定會被留下來,最後,與中時這份報紙,隨著中時奮戰到最後吧?希望中時這次裁員的動作,不是為了要如傳聞般,最後是成為香港明報台灣分報!也希望上天保佑與眷顧這些自私的媒體工作者,能夠安然不被資方所賣,成為最後最悲慘的犧牲者。

    全站熱搜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