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靖堂 採訪/報導

在此刻NCC委員新舊輪替之時,回顧首屆NCC行政團隊的政策執行過程,有一些NCC新委員亟待面對與解決的問題。而其中,最需要解決的問題之一,便是關於NCC行政團隊對於台灣傳媒與電信市場掌握研究的人力、資源與能力。

針對此一問題,陳世敏老師曾投書媒體,論及台灣傳媒與電信產業的監督管理主管機關,有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一則相對於整體傳媒產業,政府督導管理的權責機構多頭馬車,二則這些監理機構皆並無強大的產業市場分析研究團隊或單位,能幫助政府梳理並掌握台灣傳媒與電信市場的趨勢與變化。陳世敏老師並且建議,希望能夠成立一個專責研究傳媒市場動態的研究機構,促進政府與學界能對於台灣的傳媒市場動態與趨勢能夠有充分的了解。

在此投書見諸報章後,NCC旋即發出新聞稿回應,指出目前NCC下轄有電信技術中心提供其研究諮詢之意見,未來亦將負與電信技術中心更多元的研究任務。然而,該新聞稿卻也自承,NCC目前仍尚缺充足人力專注於產業經濟分析之研究。就此,本文欲透過訪談,了解目前NCC行政團隊,所面臨的狀況與問題到底為何?而NCC又如何因應這樣的問題與狀態?

就組織結構而言,前NCC委員,現任師大大傳所林東泰老師指出,NCC組織成員,是由原交通部電信總局與行政院新聞局廣電處為主所組成,該二單位過去主要是政策執行者,而較少具政策面的獨立思考與研究能力,往往會以首長的意見為自己的政策主張。在NCC成立後,第一屆NCC委員已要求NCC內部各處室,必須形成一套自己的傳播電信政策主張,從而面對一定程度政策規劃的責任。

就研究人力與資源而言,林東泰前委員與現任NCC綜合企劃處羅鍵中科長皆表示,NCC內部目前確實缺乏市場整體趨勢與產業分析,以及產業營收狀況分析能力的研究人才與資源,能夠對台灣的傳播與電信產業進行完整系統性研究的人並不多。電信技術中心,則主要仍在電信的技術層面進行研發,對於電信市場的研究,則僅屬個案性研究,無法全面評估與分析整體市場的問題。有時,若需國外通訊傳播資訊,甚只能委請業者幫忙尋找與提供相關資料,著實令人頗感憂心。

同時,林前委員亦指出,針對通訊傳播產業業者的財務報告,NCC會內具備解讀財務報表專長的研究人才亦是缺乏,更甚者,此類資訊,或可能連委員都不見得有能力進行分析解讀。

再者,由於現行法令規定,依公司法規定,目前只能要求股票上市上櫃的企業公開財務報表,非股票上市上櫃者,無法直接要求公開財報。雖然根據廣電法令,廣電媒體主管機關得以要求媒體業者在換發執照時,主動呈報營運計劃與相關財務資訊,然,主管機關卻仍不見得能夠掌握確實的業者財務資訊。

就此,雖然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在產業研究與財務分析的人力與資源方面,有著上述種種問題,然林前委員與羅科長皆表示,NCC已開始著手進行相關的補強與調整措施。

羅科長表示,目前NCC朝兩個方向著手;一為成立專責單位,二為根據不同目的組成各種任務編組,至於以何種方式作為未來NCC的組織調整方式,還要等第二屆NCC委員定奪。同時,未來亦將規劃賦予電信技術中心更多方面的研究發展任務。

林前委員則表示,目前甫提出之通訊傳播管理法草案中,業已加入相關的管理辦法。同時,他提出,未來委託學界進行的研究案,應當由主管機關直接授權學者,讓學者有能力去向業者要求提報確實的市場與財務資訊進行相關研究。

然而,對於成立「研究中心」,林前委員則提出問題指出,研究中心應當要能有獨立研究的能力與位置,非只是單純智庫的角色。同時,若是NCC內部的組織再調整,則勢當攸關行政院政府組織法,以及未來將要訂定的政府總員額法,因其政府公務人員之數量不可能無限制擴張,而必須交由中央行政機構進行員額的適度調配後,方得視情況擴編或調整。

只是,根據羅科長表示,目前NCC既有的人力與資源,部分單位確實有人力較為吃緊之問題。未來,勢當必須透過組織的調整與資源的爭取,才能舒緩進而解決上述有關的種種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ttemborough 的頭像
attemborough

傳播研究生的唬爛研究室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