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傳學鬥電子報2007年8月份編輯室文章)

月27日,喧騰一時的周政保嗆聲光碟事件主角之一,前TVBS電視台攝影記者史鎮康正式遭檢方起訴。稍早,則有三立電視台張姓文字記者,因採訪政治新聞受挫而當場流淚,近兩三年,亦接連不斷發生新聞記者採訪新聞事件後呈現不當報導,而遭到網友與輿論抨擊。新聞媒體工作者此後,被許多對台灣媒體表現不滿的網友與朋友,以「妓者」字代替而被嚴重歧視與污名。

從這類的批評與刻意的污名看來,當一般人看見最顯而易見的媒體「內容」上所呈現的錯誤時,最廉價與直接的批評,往往是將犯錯的責任直接罪加於掛名的新聞工作者上,甚至怪罪於大學新聞教育的失職。而部分傳播學者針對此類新聞問題的討論,亦時而偶以記者新聞道德與專業淪喪,作為評判新聞錯誤問題之論點。只是,這麼多的事件下來,問題真的只出現於記者個人的道德與專業淪喪的問題?或者我們將之籠統地歸咎於收視率與環境的不景氣問題,就能夠看見這類所謂「媒體亂象」的問題核心嗎?

就資本主義商品生產邏輯而言,一件商品生產的過程,一定有其特定生產流程。而無論我們是否將新聞視為一種「商品」,它實際上是有其獨特的產品生產過程與「品管」的運作邏輯。時而我們也能聽見發自身處此一生產線上首當其衝的新聞工作者的聲音,直指問題的根源更大部分在於新聞內容生產過程中的「新聞室控制」。例如傳學鬥電子報246期,一位記者前輩即以〈一個媒體人咬牙切齒的心聲〉為題,投書本刊,以自身經驗訴說當前商業媒體新聞室內部控制與新聞產製流程的問題。而回顧10多年前「為新聞自主而走」運動,其運動的核心目的亦直接間接說明了新聞室內部控制與新聞產製流程的權利與控制,對於新聞生產與運作的重要性與影響力。

一則新聞產出,須經過多道關卡。以平面媒體為例:一則新聞每日從無到有的過程是,一開始,記者從與消息來源的互動或者前日媒體的報導中,挖掘可進行新聞採訪的素材原料。爾後,記者必須於每日下午4、5點時,向位於新聞台冷氣房內部的新聞室長官,報告今日採集到的新聞則數與內容。接著,接獲消息的中層新聞主管,必須將記者每日回報的新聞,呈報於由總編輯乃至於社長親自參與主持的編輯室會議中,決定某記者的稿件是否被刊出,以及什麼新聞將是明日頭條。決定後,於晚上10點前的截稿時間,則編輯會對記者的新聞稿件進行下標或者改稿,並對當日負責版面進行排版與刪稿。最後進入印刷程序,隔日報章於清晨上架。此一新聞產製流程的處理,電子媒體比平面媒體在時間與壓力上更為緊迫。

上述各關卡中,記者的新聞稿受到層層限制。消息來源、同報社組織內部同事、主管乃至於編輯,都會影響一則新聞的呈現。在新聞室內部中,記者的直屬長官與高層,以及編輯,更是對於記者採訪回來的新聞稿件,有著決定性的影響。因此,時聞記者抱怨,隔日刊出的新聞,往往已非其原本樣貌。而此一流程事實上也決定了記者在整體新聞工作場域的社會位置。

若從已故法國社會學家布爾迪厄(Bourdieu)的場域與習癖理論看來,則新聞工作者會形成某種形象,與其所身處之結構環境與職業文化性質,有極大關聯與影響。由於記者此職業具高度個人特質,與消息來源的人際關係便是影響其新聞採集的關鍵之一。此白領工作的職業性質,以及工作環境的特殊性,會形塑記者如何看待自己的新聞工作與受訪對象。因此,蘋果日報記者會很重視一般民眾的爆料消息,其組織內部的攝影記者地位較為被報社所重視;而公視記者便較易於從公共利益的角度探究新聞問題;而往昔新聞價值重視官方消息來源,以政府機構為消息來源之記者,較易與政府官員打成一片,新聞也易於獲得報社青睞;而以警政社會為線路之記者,久而久之就會形成某種接近江湖的特別風格。

然,上述論述並非為部分確實毫無新聞道德與專業的記者開脫責任。只是,若從記者一天跑新聞的工作流程,以及觀察其與工作上所接觸之各種角色的互動,我們更能了解新聞產製過程中發生的問題來源。我們會發現各個環節都會影響記者跑新聞的價值觀與內容的呈現,了解可能導致部份記者產生錯誤新聞倫理價值觀與不專業的新聞採訪行為之因,並據以批判改變之。

而了解此一個過程後,我們或許更能理解,所謂「媒體亂象」不單純只是記者的問題。除了部份記者的毫無專業與倫理,以及大環境結構的收視率閱報率問題外,媒體高層的決策、新聞消息來源的影響,這類新聞室內部的權力控制問題,更是值得我們深思,以及需要記者與新聞工作者自我覺醒的問題。


Our Questions:

1.你/妳是否曾經試圖了解新聞媒體工作者的工作情況與環境?你覺得記者所身處的工作 環境與組織文化,是否會影響記者的意識形態與工作觀念呢?

2.你/妳認為,一則錯誤報導的播出,哪些人必須負起責任?若是您發現錯誤報導,或者您是錯誤報導的當事者,您會如何處理這則錯誤的新聞報導呢?

    全站熱搜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