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曆十四日上午八時....

   經過一番苦戰過後的同盟軍陸陸續續集結至亞姆利札星域,當初浩浩蕩蕩出發的八個艦隊,如今只剩第五、第八、第九、第十、第十三等五個「還算是艦隊」的艦隊。而今,準備要決戰了,然而第十艦隊,仍沉浸在失去指揮官的悲傷情緒之中。

  「亞典波羅,辛苦你了!」楊威利安慰道。
 
   「哪裡的話,只是,伍蘭夫提督沒能逃出來對我而言是項重大的打擊…」
 
  「別想太多,你不是把艦隊帶回來了嗎,這已經很令人欣慰了!」
 
   「唉…學長,剛剛總司令部已經命令我們歸入學長指揮,也真是辛苦你了!」
 
  「上面的人總愛下些令人沉重的命令啊!不過,亞典波羅,你能將艦隊完全撤回已經夠辛苦了,再要求你指揮作戰,司令部也太對不起你了!」
 
  「學長,你在安慰我嗎?真是感激呀,呵!也是。第十艦隊現在合併於第十三艦隊,由楊提督擔任指揮官。學長,有勞您了!」
 
  集結於銀河帝國亞姆利札星域的自由行星同盟軍,在重新整備補給物資後,隨之而來的,是愈來愈高的與敵軍接觸的緊張感!
 
 
 宇宙曆十四日十四時二十分....
 
  「發現敵蹤,方位仰角四十五度全平面!」
 
 帝國軍艦列所發出來的光點,佈滿同盟軍每艘艦艇上的螢幕。
 
  「好!全艦,最大戰速!」
 
   楊威利提督的第十三艦隊好似乘著太陽風般,前拔起光之劍衝至帝國軍前,其他艦隊則緊跟在後。
 
  楊與亞典波羅的默契,自軍官學校的模擬戰以來,一向是無懈可擊的!尤其亞典波羅最為熟悉楊威利的集中攻擊戰法以及楊威利模式的打帶跑戰術,這使得以楊為指揮官而亞典波羅為參謀配合無間的無敵名聲向來響亮。
 
  有帝國軍疾風之狼稱號的米達麥亞艦隊首當其衝,在楊的快攻及與亞典波羅密切配合的局部炮火集中攻擊下,米達麥亞頓時陷入苦戰。旗艦人狼四周被光束、飛彈及火光包圍,而旗艦本身也受了相當程度的重傷!不過,在米達麥亞下令分散敵軍兵力並還以顏色後,減弱了同盟軍的攻擊,也給了自己喘息的時間。
 
  在米達麥亞退後的同時,畢典菲爾特卻以極快的速度衝入同盟軍的艦列中。正面衝突的,是亞典波羅的舊第十艦隊!面對黑色槍騎兵的勇猛以及老長官的報仇雪恨,亞典波羅雖想全力阻止他的進攻,卻顯得力不從心。
 
  第十三艦隊與舊第十艦隊將戰艦一字排開,用軌道炮十字焦點集中攻擊企圖抵擋畢典菲爾特的猛攻,雖然造成了黑色槍騎兵不小的傷害,卻也付出了相當的代價!然而此時,同盟軍第八艦隊亦被帝國軍咬的遍體鱗傷,尤其帝國軍黑色槍騎兵的暴走,造成了第八艦隊阿普頓提督的旗艦動力盡失,在全體官兵脫離旗艦時,阿普頓卻仍留在艦橋上,隨著旗艦掉落至亞姆利札恆星而喪命。
 
  所有的同盟艦隊皆籠罩在壓力與不安中。
 
  而黑色槍騎兵持續追殺著形同解散的第八艦隊,畢典菲爾特已經拿下第八艦了!拿下一個艦隊之後,心中充滿歡喜的畢典菲爾特轉而面對同盟軍第十三艦隊與舊第十艦隊,準備發動最後一擊!但在此時…
 
楊威利在一瞬間了解了敵軍的行動模式,立即反應下令:
 
  「全艦!砲門全開,主砲連續齊射!」
 
  亞典波羅也隨之下令:
 
  「全艦軌道砲齊射三連!」
 
  黑色槍騎兵頓時哀洪遍野,戰情急轉直下!亞典波羅乘勝追擊,突入黑色槍騎兵艦列中,以中子波動砲零距離連續射擊!此時,舊第十艦隊的將兵們,將失去指揮官的悲痛再次化為殺意,向黑色槍騎兵復仇而去。
 
  然而,就在舊第十艦隊恣意斬殺黑速槍騎兵同時,戰況再次轉變。帝國軍的伏兵─吉爾菲艾斯艦隊出現在同盟軍背後,他以讓同盟軍驚訝的方式與速度,突破同盟軍所設下防禦用的機雷原,並朝向同盟軍的背後壓迫而來。同盟軍見狀大為慌張,艦列崩壞戰意盡失。比克古、莫頓、亞典波羅等人拼命防止指揮系統的崩潰,他們已經無暇再對敵軍作毀滅性的攻擊,因為,這次換同盟軍被毀滅性攻擊了!
 
  勝負已定,同盟軍慘敗了!戰事看似接近尾聲。當吉爾菲艾斯急速前往補強畢典菲爾特的包圍網時,同盟軍開始發了狂似的進行瓦普跳躍。空間的劇烈震盪擾亂了帝國軍的艦列,使得包圍網無法即時成形。
 
 楊看穿了此點,下令全艦集中攻及黑色槍騎兵。亞典波羅跟進,他對著第十艦隊的弟兄喊話,並下令突擊!
 
  舊第十艦隊在特里古拉夫的帶領下,急速殺入帝國軍的艦列中,近乎瘋狂的行動,迫使帝國軍無法封鎖同盟退路。在第十三艦隊與舊第十艦隊的連動下,退路確保了,同盟軍依第五、第九、第八的順序通過戰場。全數撤退後....
 
   「全艦,中子波動砲、軌道砲齊射三連!」
 
  亞典波羅握著拳,用食指的關節大力敲打指揮桌。
 
  「好!主砲齊射,立即離開!」
 
  楊坐在指揮桌上,左手托著下巴,右手向前揮了一下。
 
  第十與第十三艦隊放出的彈幕灑在帝國軍的臉上,停止了帝國軍的阻擾!一瞬間,同盟軍急速脫離亞姆利札,整齊地逃回伊謝爾倫,留下遺憾與歡喜交織的帝國軍。
 
  而當同盟軍確定撤離踏上歸途之後,亞典波羅攤坐在特里古拉夫戰艦的指揮席上,手中玩弄著父親留給他的幸運符舊鑰匙,心中放下一塊大石頭般地說道...
 
    「終於回家了!」
 
 
     (完)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