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一年,歲月如流水不斷的流逝。好奇怪,小時後我們都會覺得一年過的如此漫長,過年對於年幼的我們而言,意義重大。然而,隨著年歲增長,不知為何,時間卻愈流愈快,甚至倍數於年幼感受的速度,變化倏忽,慟心駭目。

而今,一年又過了。今年的跨年,雖然如同以往一般,安靜、平常,倒數的喧鬧聲與煙火的燦爛依舊,但似乎那「年」的氣氛與意義愈加淡薄了。這「年」是西方的年,是的!西方的過年,我只感受到儀式罷了。

「跨年」這玩意,在我眼裡已成為一種意義不大的儀式。倒數、煙火、摩天大樓、現場轉播、演唱會、政治人物致詞,這一系列必備的跨年節目單,始於上個世紀最末幾年,一種對於跨越千禧年時空體驗的追求。如今,人類社會第二個千禧年已成為歷史,但此般跨越時空的興奮體驗,卻成為了人類社會每年的必須儀式。時間到了,人們聚集在廣場之前,興奮的以倒數來讚頌未來的到來。
 
但是倒數了之後呢?是否帶來了一種空虛?倒數的過程經歷了10秒,到了數字1之後,就是儀式的高潮。但高潮在短短的3分鐘內便將結束,跨年儀式嘎然而止。你是否感受過再這儀式結束後,那種莫名湧起的空虛感?
 
一個聲音在你體內竄出:「蛤~這樣,就結束了嗎?」
 
而這個跨年的儀式結束之後,再24小時後,便要立刻回到工作與生活的現實,怎不空虛?而短暫的跨年儀式年復如此,下個千禧年亦是千年以後之事,跨年儀式意義何在?
 
或許是因為,這樣的「年」並非我們重視的儀式。對於我們而言,農曆新年的過年,仍有意義與價值(雖然它的意義與價值意正在消散之中)。
 
令我疑惑的,不只有「年」。幾乎所有節日的節慶意義,在現代的消費社會中,正逐漸的被扭曲變形,成為一種營利工具,或者成為一種勞動與賸餘價值的「再生產」的過程。節慶淵源的宗教、文化意義,剩下形式與空殼。甚至,好萊塢電影對於聖誕節節慶意義的再呼籲,亦能讓美國影視娛樂企業轉化為商業價值,作收票房利潤。
 
呵,看倌們,行文至此,您是否有種噁心想吐的感覺?您的心裡是否會繚繞著:「這個作者怎麼能批判到如此這般境地?實在噁心至極!」的想法?呵,也許吧!
 
 
過了今年(2007)六月底,距離30的日子也更近了。年歲愈大,心裡也就擺盪著更多的不安。似乎長愈大,愈無法脫離結構。社會結構是一個巨大的黑洞,個人的自主性與能動性,被這巨大的黑洞吸引著、拉扯著,我們擔心會成為黑洞的犧牲者,卻也被黑洞另一端的白洞所製造的美麗幻影所迷惑,海市蜃樓讓我們在危險之中忘卻被黑洞拉扯的痛苦。
 
這能說是人類或是生物的悲哀宿命否?有實如此想起,便只能唉嘆一聲,長嘆無奈。
 
我能感受到,全球資源的日漸枯萎,人類人口爆炸、資本主義消費社會的竭盡所能,號稱效率的浪費地球資源。這個世界大結構與小個體彼此相互牽動著,而我們正面臨著極度恐怖的生存危機而不自知(或者早已被矇蔽許久)。宗教訴說著世界末日的來臨,但懲罰的不會是神,而是人類自己。人類終究是生物,貪婪與利己本是生物本性,卻也是人類走滅亡一途的路徑。
 
人類不見得會如同三葉蟲與恐龍一般,受到天外而來的衝擊而絕滅,但會因為求生存所產生的矛盾而步上毀滅道路的可能性更高。
 
消費社會、量化社會、理性化社會,效率的求生存、效率的追求毀滅。
 
2007年新年快樂?或許,這只是一種從眾的、自我催眠的儀式,若這樣真能忘卻痛苦,那也就祝福大家新年快樂吧!


延伸閱讀:

全台瘋跨年 1夜燒掉1.5億-自由時報

堆砌太平氣氛 不如省錢助弱勢 -自由時報


全站熱搜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