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慧雯

最近在日台灣人發起向日本NHK抗議的運動,起因為NHK在報導中國高速鐵路新聞時,將台灣地圖與中國地圖以同樣顏色處理,抗議者認為這樣的處理有誤導觀眾以為「台灣是中國領土」之嫌,揚言將不惜發動拒繳收視費運動。此舉對NHK真是雪上加霜,因為NHK才剛爆發一件震撼全國的貪污弊案,一名製作人長期浮報溢領製作費,金額高達四千八百萬日幣(相當於台幣一千四百多萬),金額之大和貪污時間之久,舉國上下為之沸沸揚揚,也讓包括董事長在內的一批高級主管受到減薪或停職幾個月的處分,不滿NHK的日本民眾也表示要以拒繳收視費作為抗議。

國人所熟知的NHK,是個節目優質、歷史悠久的公共電視,而它最特殊的是「不強制徵收」的收視費制度。這有別於歐洲公共電視向民眾強制徵收的「執照費」,也就是說,民眾就算沒繳交收視費也不會受到處罰。還好日本人的公德心和守秩序世界一流,而且這樣的收視費制度行之有年,早已成為社會傳統之一,故一般守法公民都會自動繳交收視費。但近年來調查發現年輕人不如中老年人尊重傳統按時繳交,成為NHK財源能否穩定的一大隱憂,這使得NHK在注重節目品質之外,也開始注重收視率,因為民眾的認同支持直接表現在收視費的繳納意願上。


最近NHK爆發的這件弊案正好說明了它過於注重收視率的弊端。長期以來,包括邀請當紅偶像演出的大河劇、「紅白歌合戰」以及幾個歌唱節目的收視率都是NHK拿來檢驗其收視魅力的指標。此次被揭發涉嫌貪污的製作人磯野克巳就是綜藝節目的製作人,做過「紅白歌合戰」、「青春時代的流行歌曲」等極受歡迎的綜藝節目。「紅白歌合戰」是日本最有傳統的綜藝節目,每年雖只在除夕夜播出四小時,但收視率卻很高。藝人若被邀請上節目,代表的是榮譽也是肯定。而「紅白」的收視率在六○年代曾高達百分之八十以上,這幾年也都能超出百分之五十,可見在娛樂多元化的今天,觀眾仍然支持這個節目。

但時代在改變,「紅白」已不如過去那般享有光環。歌手宇多田就曾經拒絕上「紅白」。另外,因為商業電視台也在除夕夜推出同類型節目,並與NHK互相競爭知名偶像的演出,因此平常這些綜藝節目製作人為了爭取偶像來演出,無不使出渾身解數,與藝人的經紀公司吃飯喝酒應酬,這在日本的企業文化中是不可避免的,而此次弊案所浮報之巨額製作費就是多年來被用來與經紀公司應酬的費用。

NHK作為日本廣電界的老大哥,佔盡好處的同時也有難言之苦。為了維持高檔收視率以彰顯其受民眾之認同程度,挖空心思製作好節目的同時,也需要有大明星捧場才行,所以NHK的製作人就身陷於燈紅酒綠的應酬文化之中。但事實上這並非是必要手段,看看日本演藝界,許多大明星都是因為主演NHK戲劇才發跡竄紅的,例如山口智子、松島菜菜子等。可以說,能在NHK的優質戲劇中演出代表作,是演員出名的捷徑。因此它若要終止現在所處的惡性循環,就需徹底擺脫高收視率的壓力。畢竟收視率不等於認同度,也不等於滿意度,NHK大可跳脫收視率與大明星的迷思,堅持以優質節目內容維持其口碑才是正途。

台灣的公共電視開台迄今才滿五年,每年經費是NHK的百分之一,在經費和頻道數目的限制下,目前仍走的是小眾、精緻路線,並不會有像NHK這種必須和商業電視台搶明星的問題。也因為建台時間落後世界先進國家數十年,台灣民眾普遍沒有公共電視觀念,執照費或收視費的制度並不可行,因此台灣公視的主要經費來源來自政府,自然也不會面臨民眾拒繳收視費的壓力。反倒是被視為台灣社會亂源的有線電視,或許可以透過收費制度的改良解決問題,讓民眾直接透過制度監督媒體,早日揚棄間接且無意義的收視率調查,才是改革惡質有線電視的治本之道。
(作者為媒體改造學社成員,日本國立京都大學經濟學研究科博士候選人)


    全站熱搜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