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高中時,一日因考試前往圖書館自習,偶然遇見一位國小同學。這位國小同學小學就不愛唸書,國中後更是學校眼中所謂的壞學生之一。而我對他的態度,則是一向保持著某些距離,認為他是壞學生而不敢理他。

 但是,當時在圖書館的他並非從前我所認識那愛玩的同學。他告訴我,他想通了,以前的他太愛玩,現在的他想好好唸書考上大學。而他亦告訴我,在其所就讀的私立高中中,他向來名列前矛。看著他對著我興奮又熱絡的討論指數對數的問題時,我發現我們之間的差距原來是如此的大。

 不同於這位同學,吊車尾念前段班亦吊車尾考上普通高中的我,上高中後卻對唸書有心無力,成天只知道下課後順著回家的路走,可以經過北一女並且跟著她們一路走回家去。

 大學聯考放榜當天,榜單當然不見我的名字。想起這位同學,刺激著我在諾大的報紙版面中一一尋找他的名字。果然,他的名字赫然印在輔大某系的榜單上,我的心情顯得複雜無比。而我則等到倒數第二次大學聯考,才又吊車尾的考上大學。

 誰說,後段班學生真沒「救」?


    全站熱搜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