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昨日的一日激情過後,今天終於些許沉澱,該是寫寫一篇完整的什麼的時候了吧?

我必須先說一件事情,這場社會運動能夠實際促成,而且迫使電視台得以道歉(雖然它們的道歉很沒誠意),最大的功臣不是我,也或許不是李老師,而是現在正在電腦螢幕前看著我這篇文章的各位網友、鄉民與參與連署的老師、社會大眾們!我是說真的,若沒有你們的實際參與,這次在台灣的媒體改造運動史,極具意義的抗議運動,絕對不可能成行!在此,在下僅代表自己與傳播學生鬥陣,要向李老師,以及8/22前來TVBS參與社會運動的老師、同學,以及各位網友(尤其是在電腦螢幕前的你們),至上最大的敬意。謝謝,真的真的已經沒有詞彙可以表達我的感謝之意。

媒體改革運動自10多年前,「901為新聞自主而走」後,這般由下而上的社會運動已經沉寂多時。901的遊行,產生了台灣新聞記者協會,以及媒體改革組織「傳播學生鬥陣」,此後,媒體改革運動便正式的一直朝著「公共化」之路而走。漫長的制度改革之路,讓公共電視台得以在8年前誕生。爾後,2000年,多位新聞傳播學者以及對於台灣媒體有著諸多想法的社會人士,共同組織了「無線電視民主化聯盟」(簡稱無盟)進行更進一步的媒體改革。2003年,「無線電視民主化聯盟」轉型為「媒體改造學社」(簡稱媒改社),更加速的推動「媒體黨政軍三退運動」,以及建立「台灣公共廣電集團」等目標。

然而,這十多年來,媒體改革的運動最大最嚴重的問題就在於極度缺乏由下而上的聲音與力量,而一直處於政策與立法遊說的高度與層次,缺乏民眾或者閱聽人從社會的底層站出來的集體聲音,以及,來自媒體組織基層的媒體工作者的勞動意識力量。這讓台灣的媒體改革運動陷入很嚴重的瓶頸與無力。

然而,這次的822抗議,規模雖小,但或許將正式標示著媒體改革的歷史新頁。因為,人民的力量站出來了,而且也迫使媒體願意表示道歉之意!在更早之前,來自網路對於東海大學劈腿事件的集結與抗議,雖然無法迫使中國時報願意道歉,但它的歷史意義,則是這次運動的前哨戰(在這也要謝謝當時東海劈腿事件一起參與的網友),一股慢慢累積於網友心中的怒吼,得以在這次爆開,展現之。

沒錯,就是各位的實際行動,就是因為有這樣的社會運動,大鯨魚才會害怕小蝦米。我們更應該記取這次的成功與教訓,再持續的給予大鯨魚壓力才是!各位說,對吧?

這是我第二次拿著大聲公上抗議的前線作戰(前一次是聲援當時因為反對學費自由化而在教育部遭受警方三次舉牌的林柏儀),也是第二次組織網友反對媒體(第一次是參與東海大學劈腿事件對中時的快閃活動)。我是社運菜鳥,能夠做到這樣,還是只能歸功於各位網友的參與與支持。社會運動不能有個人英雄主義,這點我將牢記在心,也希望社會大眾能夠重視社會運動的真正力量,因為唯有運動,才能對抗無理與過度的資本主義,以及不公義。

話鋒一轉,我們應要檢討,這次的運動,事實上,也不是那麼樣的完全成功。

我們一步一步的因為警察,因為TVBS的堅持而退讓,這是我們的失誤。最後,無法致使媒體下來當面與我們道歉,這是我們的失敗。在運動的前晚,我們在台大社會系館一再的沙盤推演,一再的思考如何結束,然而,收尾還是有些問題,這必須要深自檢討!被舉牌,沒什麼,沒有警察舉牌的集會不叫社會運動,然而,我自己認為,我們必須考量社會與媒體觀感(宣傳之器掌握在媒體手上),同時,我們也必須考量前來參與的網友與市民的安危。在當場,我們同時面對的是警察(國家壓制機器)以及媒體(國家意識形態機器),當兩者力量結合的時候,是更為可惡與可怕的。當然,我相信,昨天大家也都看清楚了警察的樣子,我在此也偷偷幫柏儀宣傳他們的集遊惡法修法聯盟,大家一起來反對威權時代遺留的集會遊行法,它徹底的鉗制了人民的集會與言論自由,並非人民之福。

不過,總之,面對這樣的情況,昨天聚集在一起的朋友們,還是如此的堅定,在此,我還是謝過各位,謝謝你們的支持!(老實說,我們昨天這樣好歡樂~!)

最後,還是謝謝大家的熱情相挺,真的,沒有你們,沒有昨天的成果。這還害我們一直很擔心網路動員的問題,深怕完全沒人來就糗大了呢~!

謝謝,謝謝你們!
媒體改革是長久的,它可能要比其他的社會革命來的更為艱鉅。在此,再下仍希望大家保持對於媒體的批判,以及對於媒體改革社會運動的熱情與能動性,我們繼續給予媒體強烈壓力。


林靖堂 2006.08.23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