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01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媒體公民說話

林靖堂

台灣政治與媒體解嚴開放已屆二十週年,然過度開放卻毫無秩序的媒體市場環境,使社會普遍反感與不滿。近幾年,公民社會眼見政府對於傳媒亂象的無力,以及傳媒侵犯人權事例一再發生,我們不斷在爭取與政府,乃至於傳媒,無間斷的對話。 因此,長期訴求台灣媒體改革的公民團體,於上週齊聚一堂舉行「媒體公民會議」,冀求新政府執政團隊與傳媒主管機關,能重視公民團體的聲音。

我們希望,馬政府團隊以及立院諸公,能夠正視台灣媒體市場秩序紊亂的問題,重新修正「公共廣播電視法」,對通訊傳播市場的結構與內容也應有所作為。

作為公民社會一份子,個人認為,政府不該「完全放手不干預媒體」,而是應當負責任的規劃出一個能夠鼓勵傳媒良性競爭,就事論事監督政府,並且產製有助於振興本國文化,不違反人權的娛樂內容,與讓本國新聞與影視工作者的生存能不虞匱乏的市場環境。而這樣一個市場秩序的維護,有賴政府有意識的強化公民參與的機制,進行一種政府、公民社會與商業媒體間,三方共同合作的對話式監理,讓傳媒市場能夠同時接受自律、他律與法律,讓傳媒環境臻至良善。

筆者並認為,不僅媒體需要黨政軍三退,作為管理監督媒體與電信業者的監理機構NCC,更需要黨政軍商四退,將NCC委員的選任過程公開透明,讓公民社會進入參與,讓台灣媒體與社會有更好的未來。

(作者為輔大大傳所研究生、媒改社與傳學鬥成員,媒體公民行動網NCCwatch請參見http://www.nccwatch.org.tw/



以下,為本文投稿原文


台灣傳媒政策,馬政府準備好了沒?

文/林靖堂 (輔大大傳所研究生、媒改社與傳學鬥成員)

台灣政治與媒體解嚴開放已屆20週年,多少年來,過度開放卻毫無秩序的媒體市場環境,使得當今台灣的政治與媒體亂象不斷,社會對此反感與不滿,已臨界一觸即發。至近幾年,公民社會眼見政府對於傳媒亂象的無力,以及傳媒侵犯人權事例一再發生,我們不斷在爭取與政府,乃至於傳媒,無間斷的對話。

於今,馬英九總統以改革者之姿,引領國府再執政。也因此,更促使長期訴求台灣媒體改革的公民團體,於上週齊聚一堂,舉行「媒體公民會議」,冀求新政府執政團隊與傳媒主管機關,能重視公民團體的聲音。我們希望,馬政府團隊以及立院諸公,能夠正視台灣媒體市場秩序紊亂的問題,重新修正「公共廣播電視法」,以及對於「通訊傳播管理法」乃至於當今傳媒結構與內容的管制與監督,有所作為。

然而,回頭看馬政府的傳媒政策。其雖曾於競選期間,提出一套文化政策,然卻沒有針對台灣的傳媒市場秩序與影視內容產業,有任何長遠規劃與實際作為。不僅如此,馬英九總統更於其就職典禮演說,直言絕不干預媒體。這對於關心台灣傳媒無市場秩序亂象的公民團體,以及公民社會一份子的筆者而言,著實捏著一把冷汗。

對於此,筆者作為公民社會一份子,個人認為,政府不該「完全放手不干預媒體」。而是,政府應當有責,規劃出一個能夠鼓勵傳媒良性競爭,就事論事監督政府,並且產製有助於振興本國文化,不違反人權的娛樂內容,與讓本國影視與新聞工作者的生存能不虞匱乏的市場環境。而這樣一個市場秩序的維護,有賴政府再管制上有意識的強化公民參與的機制,與公民團體合作,進行一種政府、公民社會,與商業媒體間,彼此三方共同合作的對話式監理,讓傳媒市場能夠同時接受自律、他律與法律,讓傳媒環境臻至良善。

最後,筆者認為,不僅媒體需要黨政軍三退,作為管理監督媒體與電信業者的監理機構,NCC委員更需要黨政軍商四退。在此,筆者還望馬英九執政團隊與立法機關,能夠將NCC委員的選任過程公開透明,讓公民社會進入參與,讓台灣媒體與社會有更好的未來。

    全站熱搜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