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公視因為國民黨以預算凍結,並且欲在公視法中以預算監理與董監事組成方式的修改,介入控制公共電視乃至於公廣集團的經營。

國府再執政後,這個歲末,一連串的所謂的壓制事件,來的又急又快又強大,說著說著,今天早上警察出奇不意地驅離了自由廣場的野草莓們。而公共電視已成為下一個欲以控制的目標。

我不知道?在此危急存亡之秋,敵人的兵,已攻入城下叫戰喊話的此刻。這方城內,卻出現遲疑猶豫躊躇不前的聲浪。

公共電視有其重重的問題,包括著公共性的不足的問題,包含著公視仍有政府電視陰影的問題。許多人,仍對於著強褓中的公共媒體,有著強烈的期待,以致於,在公視危機的此刻,因為公視不合乎期待,而猶豫著,懷疑著沒有公共性的公共電視有什麼好救的?請你給我一個支持的理由。

然而,那股又急又快又強大的力量,正在立法院內笑著,不知道會用多快的速度,一讀二讀三讀,就這樣通過了更緊密控制公視的法案。

支持公視,需要理由嗎?無論是台聯的養老鼠論,還是國民黨的感覺是綠的論。無論藍綠,如此誰給錢就該聽誰的論調,一種赤裸裸的政治欲意介入媒體的作為。我只知道那不該如此,黨政軍退出媒體,這是一個公共媒體得已具備公共性最基本的理想之一。更況且,公視比起早前五年,緩慢進步,有目共睹。

我自己認為,公視是台灣公共性的綠苗之一,它還在成長,還不夠成熟。然而,我不知道,現在我們還有機會談我們對公視的希望與期待,但,一旦那樣的控制成型後,我們的希望與期待,是否將只能是成為奢想?一但這個綠苗被踩爛了,我們是否連期待它長大的機會都沒有?

不過...換個角度想想,比公視更具公共性的媒體不是沒有,所以...嗯?是這樣嗎?我不知道?也許公視真的活該,平常沒有好好的彰顯其公共性,現在面臨生死存亡時,人們會遲疑也是正常。

我只是一個鼻屎咖網誌使用者(連部落客都稱不上),我自知自己沒有辦法幫忙樂生、野草莓、媒體改革運動,做些什麼。我的言論不像那些a咖、b咖部落客來的有影響力。更何況,四年前從明日新聞台與麥諾地實驗部落格開始玩這些網路平台以來,也就是阿甘式的寫寫自己的想法而已。

我能做的不多,就是網路上打嘴砲、投沒有影響力的報紙投書、作無關痛癢的所謂公民新聞,以及在抗議時出個人頭而已,在我能夠做些什麼的範圍,我只知道just do it。

最後,言語若有得罪,請多包含。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