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結束了,但是,新的風暴、新的問題卻也逐漸顯現!無論是族群問題的正式斷裂、未來綠色執政的藍色阻擋,透過媒體形構而成的"社會真實",台灣將正式走入二元對立互不服氣的危險!這是真的嗎?但為何星期日走在街頭,在總統府以外的台北市,是如此的祥和安靜?我們透過媒體呈現的台灣社會,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台灣?

這是什麼情況?

 2004年的總統大選,好不熱鬧!天天可以在各頻道的談話性節目中,聽人說三道四,資深媒體人、政客來賓、政治評論家、名嘴,紛紛上節目天天靠著他們那三寸不爛之舌,在那裡自以為公正合理有邏輯的為自個支持的政營護盤以及藉著議題加以打擊對手陣營!新聞媒體整日追逐兩大陣營所製造出來的新聞議題,加以分析報導,還不時的配上自己的立場加以支持與打擊其所不支持的顏色!就這樣,總統大選成為了台灣新聞媒體的「唯一新聞來源」,台灣廣電節目與前述總總人物無不以此掙得每日的糧食!這還不要緊,然而最為痛心的即是媒體人的角色混淆,以及黨政商三勢力佔據了台灣大部分媒體人的心靈!

黨政勢力侵蝕人心+商業競爭


 近來,經過學者的大力鼓吹,以及此為阿扁第一次參選總統時的政策內容,黨政軍三退已成為主要輿論潮流且業已修法通過,但是,從這次飛碟幫的炒作、汪笨湖現象的成形、平面媒體的明確立場..等,政治勢力的介入已經不只是「結構性」的問題!而是政治已經深入每個人的心理,為了未來自己所選邊站後所能得之政治利益與商業利益,無不使盡功夫加油添醋!

 另外,由於媒體市場的狹小與激烈之競爭,媒體為了博取廣告營收,更不惜接受津貼,並且大肆報導由雙方陣營所丟出來的新聞議題、追逐遭受攻擊之政治人物,商請名嘴上節目大爆內幕!為只求獲得那少的可憐的收視率,擺出表面的公正客觀,毫無善盡守門人之則與媒體社會責任之功能。

中立客觀不適用,立場明確才有「看」頭

 
 台灣社會被政治激化至此,中立客觀已不適用,號稱公正則為兩面不是人!而稍為一有不從之意,即被貼上泛政治化之標籤!在這樣明顯斷裂的情況下,獨立之媒體愈只能向「兩極化之市場」靠攏,中立客觀反遭大部分人的捨棄,而在台灣媒體市場的狹小與激烈競爭之環境前提下,要「鞏固基本盤」的已不只是政治,也包含台灣媒體!

 因此,既然吃不到大部分市場,退而求其次鞏固基本盤,則將利於不敗之地而保有其自擁之江山,又何必作繭自縛,大失人心?--這就是台灣媒體,而中立客觀超然西方那一套,只是一個被用來「標榜」的價值觀罷了!


角色混淆,賣力演出


 綜看這時期的媒體,不僅成為選戰之戰場,更見媒體人自願入伍投筆從戎!打著檢驗他人的旗號,行批鬥他人之實!打著新聞自由的旗號,行擾亂閱聽人判斷之實!更有政媒兩棲之人物,如陳文茜、謝志偉之輩,跨足政媒之間宣傳己方並打壓對手!媒體人自甘成為政客之棋,開關毀滅媒體自我之公信力,其奮不顧身忠誠護主之心令人為之感動涕零!

要退的不只是結構而是人心


 至此,台灣到底還有什麼希望?黨政軍三退或媒體公共化真能救台灣媒體與台灣社會?只有立法退其股東董事結構即可?產權公共化真可使得媒體超然獨立?我茫然了!

 這是一個人治社會,即使是法治社會但人還是可以去改變法律!那我們先前所倡導的這些理想不都是垃圾?是嗎?

 還是得回歸人心吧?就是因為政治人物的短視、權力與金錢的誘惑,經由美麗的煽動,這些人這些媒體才發瘋似的跟隨這些政客起舞!就是為了爭奪那些少的可憐的市場利益以及錯誤與盲目的市場開放,才導致媒體的嗜血與煽情!而我們該做的,除了獨善其身外呢?是否應當檢討自己也正視種種政策面、市場面、法律面的問題?而我們是不是應該更有行動力的,去呼籲市場的重整、媒體人文素養教育與新聞傳播道德培養、自小而做的媒體識讀教育、長遠整體利益考量的建立與培養?

 這次的總統大選,不只是政治賠了很多,社會賠了很多,媒體自己也賠上很多!台灣人都愛賭,但是卻賠了自己最後所能擁有的民主自由價值!

(本文為傳學鬥電子報193期投書原稿)


    全站熱搜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