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資本論入門營隊結束時,新世代青年團的邀稿。事實上寫的不好,還未夠班,請大家多多指教,謝謝~!


從曠文琪案看記者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的階級位置
文/Dusty Attemborough

 去年春,工商時報記者曠文琪因報導鴻海某連接器之報價,此一新聞刊登後,鴻海即以該報導使之商業利益受損達三千萬以上,而向法院申請財產假扣押。此事一經報導,立刻引起媒體界與社會的關注,此後,記協發起聲援曠文琪的連署活動。到了年末,鴻海終以撤回假扣押並與工商時報發表共同聲明,此案暫告落幕。

 無論是此案,或是颱風天中冒風雨採訪因保護攝影機而殉職的平宗正,以及無數個類似的案例,我們都可以從中看見共同的一點;記者,並不是什麼至高無上的知識份子或無冕王,在資本主義的社會體制底下,記者只不過是個用筆在替其資本家創造剩餘價值,且毫無保障的勞工罷了!以曠案而言,從當該記者採訪後發稿回來的編輯與刊登過程,到事發後的整個事件發展過程,工商時報不是沒有善盡編輯審稿查證的作業,就是未善盡保護記者免於受到威嚇與恐懼的責任。曠文琪,就像隨時可以被拋棄的棋子,被工商時報與鴻海集團,兩個資本主義的巨獸給剝削、操弄與啃食,而從無冕王變成為了被扒了皮的小白兔。

 到底說起來,記者在社會上的階級位置是什麼?那無冕王或第四階級、第四權到底是如何?

 從勞基法對於勞工的定義:「勞心勞力為雇主服務者….」,再看看《資本論》中,馬克思對於勞動以及勞動力的闡釋,和工人與資本的關係,以及從媒體產業中記者的工作時間流程與其與媒體高層的相對位置來看,「記者」這個名詞,著著實實是個勞工階級,說好聽點,可以稱之為「知識勞工」,再更好聽一點,就姑且叫做「知識工作者」吧!

 早期對於記者的尊稱,如「無冕王」、「第四階級」、「第四權」等,這些過往對於媒體工作者的稱號,如果是在一種獨立自主,不受資本主義或重商主義的財團或機構控制下者,則這些稱號是有其意義,而且能夠正確的道出媒體的社會責任與義務的。然則,在這個資本主義昌盛,財團企業近乎壟斷把持的社會下,在此時,只能當作是一種象徵符號吧?

    全站熱搜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