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閱讀朱教授批評公務員不接受其購書用於學術交流之報導,同感朱教授對公務員死板文化的評論。然讓筆者百思不能得解的是,「公費」用於累積個人學術人脈與資本,是否允當?

就吾人所知,一般無論國內外,學者出版學術著作,出版社通常會給予作者些許公關用書,得讓作者贈予同僚、前後輩,或學生等,作為知識交流與溝通之用,雖然數量不多,應足可助該學者維繫學術人脈與知識交流。

更何況,公費編列預算給予特定公職人員購置禮品,以維繫特定關係,本實不該。而研究機構編列預算購置圖書,以財產編列,其做法亦非不當。研究機構本來就需要公共的圖書資源,讓所有研究者能共同使用與研究。該報導論及研究經費補助購得數頁的期刊論文抽印,也應是基於學術交流大於個人學術資本的累積。只為一己的人際私利,要求公費補助將書籍作為禮品,知識淪為學術工作者個人的聲望與人際資本累積之工具,豈不悲哀?

筆者以為,一位堪稱國內社會科學界國師級人物,又是當今政府重要公職人員熱門人選,卻斤斤計較於公費購書為私人人際關係經營,實有失「大師」風範。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