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度有線電視換照的風風雨雨,近日可說是到達一段高潮,或許,更可說是一場腥風血雨。從八月一日晚間新聞局公佈七家有線電視頻道執照未過開始,所謂的媒體「輿論」,即便針對政府介入市場運作大加撻伐,聲嘶力竭的捍衛著好不容易得來的「新聞自由」,從而,堅持以市場機制決定以及成立NCC的呼聲不斷。這些都是可以評論的。然最可悲者,莫過於新聞報導與評論中各種含沙射影的政治陰謀揣測,與指控抹黑將審議委員扣帽為御用學者與打手的言論。一場可以就事論事理性探討的問題辯論,無奈成為明刀暗劍的政治鬥爭。台灣理性辯論的言論空間何在?在新聞自由之前,我想替台灣的言論素養感到悲哀。

 這次事件最大的爭議,乃對政府介入的質疑與不信任。這種不信任包含著台灣在地特殊的政治歷史脈絡、台灣媒體市場與政府管理者間的結構問題、人民對於政府施政長久以來累積的不信任感,其中最大的問題則莫過於對國家掌控言論所帶來的恐懼與威脅。沒錯,質疑政府介入,並防止政府以各種方式有意的掌握媒體言論,這個觀念是對的。然台灣更大的問題,卻在媒體與政治之間的關係,長久以來是如此的曖昧不清,時而,政治與媒體更是共生關係,這種共生關係尤在選舉之時最為明顯而強烈。這不是政府或政黨威脅利誘而來者,反而時常是媒體自己主動投懷送抱,且更甚者,則有媒體大亨,曾擔任某黨派中常委,如此,媒體是否又有多少正當性能高舉言論與新聞自由之大旗?而媒體此時之反,是否是因其私利而反?有多少商業媒體反對同時,背後所想真為廣大老百姓的公共利益?

 再說,媒體此時此刻所言之新聞自由與真正的新聞自由差異在哪裡?新聞自由應該是發自於閱聽眾建立於言論自由與民主素養之上的,即使當政治力退出後,所謂的市場競爭所導致媒體的亂象,又給了閱聽眾什麼?這是新聞自由該有的表現嗎?閱聽大眾的新聞自由在哪裡?還是新聞自由是媒體大亨的神主牌,是老闆用來賺錢的無限自由?

 不過,的確,由政府行政部門直轄單位來管理有其不恰當之處,我們亦不得不承認政治力干預的可能與可怕,以致我們冀求一獨立超然之管理機構。然如以獨立之管理單位管理,我們更要具備的素養是,此獨立管理機構的建制與產生,必須在人們具備優良且開放的民主素養下,政黨與財團的政治經濟力無法直接間接干預其運作的前提,才能務使NCC此類機構獲致完善且有力。而以美國FCC之架構,其委員由總統提名,參議院同意後任命之方式,亦有許多賄絡與人情關說的問題,則以幾個躺在立法院的不同政黨與行政院之台灣通訊傳播組織法草案版本中,NCC委員的任命產生與公權力的執行,更將令人憂心。以此,台灣NCC超然獨立管理機構之成立,是值得期待,亦不值得期待。

 其實,換個角度想,NCC代表(或曰代替)國家政府管制(或稱管理)媒體,廣義而言,此亦為國家政府管制的方式之一。此話怎說?此一獨立之國家管理媒體機構之委員產生方式,仍由政府執行任命與同意,並且層級與五院同級,只是獨立運作於政府行政部門,非聽令於政府行政部門之直接命令,但仍亦是國家之管理單位。如以自由市場完全放任自由,國家政府退場的說法,NCC則不該成立,因其畢竟為國家政府之管制機構,只是非直轄於中央政府行政部門,以此,市場派的說法自有矛盾。而以台灣政治人物當前之民主素養之低落,加上NCC組織法草案行政院與國親版本中,對於委員的產生方式規定皆有不妥,一旦NCC成立後執行換照相關措施,不服者依然可針對政治力干預高喊不公不義。

 為文至此,或許便有人下定結論,評曰;「此文作者乃支持國家管制者,威權復辟之打手。」在此,我是質疑部份市場派與支持他們所謂的「新聞自由」的言論,不過,這不代表我就「全然支持」國家管制,這也不代表筆者就完全反對「新聞自由」,只是,就事論事,政府是否該管實為一複雜問題。我的態度在於,由國家政府直接全面控管,或由完全自由放任市場運作,皆不可為。我亦認為,政府管理之時,必須真正做到審理機制的完善建立與決策過程的完全透明,以此,政治力干預之疑慮自可公評與消除。

 媒體改革有多種路徑!有消極的關機運動、有積極的組織群眾街頭抗議、亦有公民新聞公民本身即可成為新聞記者、深入各層教育體制之媒體識讀教育,成立NCC管理媒體,或者,提倡公共廣電制度成立公共廣電集團,這些都是能促使商業媒體反省,並促使台灣媒體與社會進步的方式。而在這紛紛嚷嚷的過程中,有多少人注意到公共廣電集團的重要性,或自覺應勇敢站出來以各種方式抵制自以為是的商業媒體?有,的確是有一群人自網路媒體發出怒吼,也的確有人逐漸意識公共媒體的重要性。而媒體改革如此多種途徑,我們更需要的是公民對於自身傳播權利(力)意識的覺醒,多路並進,前後夾擊!

 我們要讓商業媒體知道,真正的重視社會責任、公共利益才是最重要的,競逐私利的結果,最後乃是民心向背,而收視率閱報率的逐漸低落,便是表徵。在此事件上高舉新聞自由與自由市場放任大旗的朋友們,你們真的聽到了嗎?



P.S.這次的換照爭議有太多面向可以談,也很抱歉的,我選擇忽略「程序正義」的問題。然則,我必須澄清的,我並沒有把單純質疑新聞局程序正義問題的人與市場派與支持市場派的新聞自由的人,劃上等號。當然,我一樣很歡迎想理性溝通的人一起來討論,即使你與我理念不同。(不過我知道這裡沒啥人出沒就是,呵呵~!)特此說明之,謝謝!

    全站熱搜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