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媒體政策與實務問題的反思借鏡(上)
  ─
書介
Robert W. McChesney《問題媒體--二十一世紀
  美國傳播政治》



...若以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新聞自由觀點來說,實在諷刺──媒體系統如今業已成為反民主的一股重要力量。
          ─by McChesney,2004

 就在月前,台灣的媒體與輿論界正因為新聞局換照風波,而爭議不斷。反對政府「干預」者,提出新聞自由被侵害的說法,並且高呼超然獨立的NCC應盡速成立。而新聞自由一詞的詮釋與界定,以及NCC的成立是否可以帶來美好的願景,便成為其中討論與爭議的焦點。然而,於此同時,《問題媒體》一書的適時出版,或許可以為這些討論與爭議,帶來一些不同的視界與啟發。


當我們提到媒體制度結構的典範時,慣常便會提及英國的公共廣電制度以及美國的自由市場放任制度。以台灣在地社會而言,台灣的媒體產業市場結構,較類似於美國,而以目前的媒體制度走向,便亦希望能夠朝向美國媒體政策的管理方式前進。然就在許多媒體財團企業與學者、支持自由市場人士高喊著向美國制度看齊的同時,本書的作者,則以觀察者的身分與角度,道盡美國現行媒體政策制度(以
FCC為主要批評)與其自由市場結構所帶來的諸種問題與迷思,並將這些問題與迷思嘗試著一一以實際例證翻轉戳破,並促發我們一些新的思考,重新審視媒體制度與主流新聞專業實務牢固僵化的教條概念。



本書的架構,作者希望從一個政策與歷史的角度,探討美國媒體政策與所謂自由放任市場的結構演進與觀念的演變、傳統新聞學實務中客觀中立意理成形的市場性緣由,以及諸此種種之原因與脈絡。並且,試圖從中找出既以成形的僵固意識形態,是如何與當代的新自由主義與資本主義市場構成一個牢固的結構,作者並且試圖從此一牢固的結構中,解構此一結構的意識形態迷思。作者並以新傳播科技、公共廣電制度來探討媒體改造的可能,最後並以
2003年美國社會的媒體改革運動作為結尾,提出媒體改革的他山之石。



本書作者提及美國媒體結構運作的八大迷思,
前三章主要針對前五項迷思詳細討論;後四章,除解構後三項迷思外,亦提出建構新媒體改革的思維與方式。



第一章作者論及了市場與國家政策之間的關係,爾後論及媒體發布管道(郵政與電報)對於美國媒體結構與政策發展的影響。首先,主張自由市場的人士以為美國媒體此般以市場為依歸的政策,乃是自然而然的,甚至連開國先賢與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所確保的新聞自由,是建構在自由市場之下的。對此作者提出了許多不同的看法,並認為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乃為不同層次的範疇,必須分而論之。作者並認為,任何市場或媒體結構,不可能沒有政府公共政策引導。作者更論及,每個人都會引用美國開國元勳的傑弗遜總統「寧要報紙而不要政府」的一段話,卻鮮少人提及後面的但書:「但我必須說明,我的意思是,每個人都應該可以收到這些報紙,也要都能讀這些報紙」。作者以此,將美國開國元勳對於新聞自由與公共責任的定義帶開,對新聞自由乃是一種社會權作出詮釋。



爾後,作者從公共郵政系統對於報業流通的貢獻,闡述具有公共責任的公共政策的重要性。此後,再論及到廣播與電報系統等新科技所帶來市場概念崛起的影響,以及
FCC的成立與此機構的種種向商業靠攏的問題。作者認為,作為美國引以為傲的獨立媒體管理機構,卻因為市場經濟力的影響,而根本無法善盡其身為整體國家獨立媒體管理機構的責任。更甚之,接手執掌FCC的管理委員,不是本身與媒體企業甚至是政治人物有政治經濟利益掛勾,不然就是離職後每每被收編(再就業)為媒體企業的管理階層。以此,FCC作為一個獨立於政治體制的管理機構,是真獨立或是假獨立,便被赤裸裸的呈現在讀者眼前。



第二章與第三章,作者便開始對於現今美國媒體新聞實務作一連串的分析批評。作者認為,在資本主義商業邏輯的運作之下,傳統新聞學實務中客觀中立意理的新聞報導方式,其實是對於整體民主政治發展與公民社會的運作的一種威脅與危機。而此種客觀公正的專業義理,事實上也是在一個資本主義商業邏輯的歷史發展脈絡下運應而生。以此,由於媒體資本家與政治人物間,存在著一些物質的利益與權力的轉換,所謂公正客觀的新聞報導,實際上隨著媒體財團的併構與集中,愈來愈無法將新聞事件中內涵的權力與利益分贓的深入問題挖掘出來,記者的自主性隨之愈來愈成為象徵性的價值。而趨逐利益的方式再加上政治利益的間接干預下,導致著社會學家
Wright Mills所言:「微不足道的瑣事被毫不留情的公開檢視之際,根深蒂固於這個社會系統邏輯的罪大惡極之行反而被忽視了。」以此,作者對於美國商業媒體的市場運作與保守派政治人物之間的掛勾,說明了美國媒體政策與制度結構的腐敗與墮落。



前三章作者開啟了一個反思美國商業媒體政策與制度的迷思與問題,美國媒體制度層面的問題在作者的論述與大量舉證下昭然若揭,並促使後四章的論述有了承接的依據。


Our Questions

1.對照台灣媒體制度與環境的現狀,與美國所遇到的情況差異為何?

2.思考看看客觀中立的新聞專業意理是否是牢不可破的唯一價值?

3.台灣的NCC一旦成立,其可能的侷限與問題會在哪裡?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