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論壇   930903
林照真 

 每當八卦新聞在媒體中火熱炒作時,我總會試著捕捉新聞背後的記者面貌,特別在競爭愈來愈激烈之時,會發覺記者的身分愈來愈搖擺。當記者的騙得了別人,卻騙不了自己。我們其實很清楚,自己扮演的究竟是「看門狗」?還是「狗仔隊」!

 「看門狗」與「狗仔隊」都是有關記者角色的隱喻,卻代表兩種極端不同的社會評價。長期以來都是扮演監督批判角色的看門狗受到民眾信任,而狗仔隊則被認為既侵犯隱私、又傷害倫理而受到譴責。但是,這兩種意象在目前的台灣卻出現模糊、混血、甚至被逆轉。八卦媒體的狗仔隊因勇於爆料普遍受到肯定,以新聞平衡自許的看門狗,反而逐漸被認為作風過於保守,正面臨被市場淘汰的威脅。

 狗仔隊會崛起,與台灣社會人心思變有極大關係。看門狗與狗仔隊的新聞目標都是扒糞,但狗仔隊從不擔心弄髒雙手,他們看中民眾對制度反感的心態,即使知道建立制度對社會的重要性,也不願花篇幅去進行這類乏味的報導。更何況名人醜聞的揭發可以滿足閱聽眾的偷窺慾,對內心充滿失望的讀者能產生強烈的震撼作用。既有這種超效果,以致即使違背新聞倫理中不得偷拍、跟蹤等規範,即便讓社會充滿羶色腥,亦在所不惜。

 看門狗有一大堆新聞身段,這不行、那不可;狗仔隊卻敢衝敢撞,他們三不五時就官司纏身,但個個不怕挨告,看似顯出無比的新聞勇氣,卻少有人計算,媒體老闆備妥的訴訟費遠遠不及入袋的龐大利潤。

 外界想對「看門狗」與「狗仔隊」加以區分,已經很困難。狗仔隊偶爾也實踐揭發腐敗等屬於看門狗的任務,加上晝夜不停跟監、守著獵物的工作勁道,有時還超過看門狗。而看門狗固然頂個「無冕王」的光環,卻頻頻受到行銷與市場的質疑,有許多時候也被迫改變嗅覺,去尋找鹹溼與辛辣口味的題材。但與狗仔隊相比,終究不夠道地。

 狗仔隊的目的是引誘,看門狗則以守望為主。引誘與守望,哪一個吸引人?數字會說話,看門狗現在是市場敗將,甚至抬不起頭來。

 對記者來說,選擇當看門狗是孤獨的。

 但是,如果看門狗都去學狗仔隊,最開心的莫過於政治人物。因為政治人物只在意媒體在意的,媒體忽略的政治人物就會忽略。

 日本幾個首相都與媒體較量過。最早日本政論雜誌「文藝春秋」公開田中角榮金權政治內幕,造成權力傾軋的田中角榮被迫下台。「朝日新聞」揭露竹下登收受非法政治獻金,竹下登也因朝日半年來的追查報導而下台。另外,也曾有日本雜誌「謠言的真相」報導森喜朗在學生時代買春被捕的往事。三個例子都是報導權力高層的醜聞,卻足夠分清看門狗與狗仔隊迥異的新聞角色。

 美國歷任總統從尼克森到柯林頓,也都是媒體扒糞的對象。只是,記者在水門案中改變了歷史,尼克森被迫下台,華盛頓郵報兩名記者聲名遠播;但後來記者在柯林頓身上只找到柳思基,雖然刺激了媒體銷路,柯林頓還連選連任,沒有人記得報導的記者是誰。

 選擇當看門狗還是狗仔隊,其實是選擇兩種不同的新聞境界。此刻從事新聞工作的記者可真要聆聽自己內心的召喚,真的認為看門狗不及狗仔隊?


    全站熱搜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