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9.17 中國時報
資深記者的墮落
林照真


不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當介紹自己是「資深記者」時,對方聽到會發笑!

「資深記者」之所以是具有特殊意義的稱謂,要從大批文字工作者以電視台為野戰場談起。這些所謂的「資深記者」與國外新聞生態中的「freelancer」頗為類似,台灣通常稱為自由撰稿人,但他們在電視上更喜歡以「資深記者」、或是「資深媒體人」自稱,表示他們還是新聞界的一分子,我們姑且稱之為「自由記者」。


一般而言,自由記者與體制內記者有不同的行事風格。這群記者有勇氣放棄組織大傘的保護,拒絕媒體機構守門的箝制,他們比體制內記者更能洞察市場結構,亦不願再受制於媒體操縱或顧及媒體老闆的利益。對新聞自由的踐履,他們有更高的想望。

他們不像體制內的記者炒短線,寧可在冰冷的檔案館中,經年累月的翻閱資料,尋覓路線以外的新聞線索。一般媒體到達不了的世界角落,自由記者以最刻苦的方式抵達,報導的角度更貼近第三世界。他們以行動展現對新聞更多的熱情,動盪的戰地常見他們的身影。在中東、在東歐、或是任何陌生的國境,暗角哭泣的眼淚都能獲得共鳴,他們是體制記者永遠的導師。

許多國家都已發展出自由記者的專業組織,他們以集體或個人單薄的力量,在主流或另類媒體等待發聲的機會;普立玆等新聞大獎並不會拒絕他們參與,自由記者的新聞作品具有深邃與難能可貴的批判力,更能獨立於權力與市場之上。

如果要找新聞典範,在媒體機構外常會有驚人的發現,全世界體制外的自由記者都是深受倚重的新聞力量。這一群體制外的記者以肩負更多的社會責任自許,真正實踐「寫自己想寫的」記者境界。雖然生活物質條件較差,但他們淡泊名利,精神充實,受到業內的敬重愛戴。

而在台灣的這一群自由記者,過去多半曾在平面媒體等大報工作,都有一定的新聞經歷。但離開平面媒體後,卻喜以電視為表演舞台,在腥葷不忌的談話性節目中擔任主持人或是來賓,儼然成為媒體寵兒或是政壇意見領袖。

這些自由記者在談話節目中肆意評論、將自己的好惡任意釋放,他們臧否政治,批評時局,甚至經過計算後,自動因應政治市場需要而轉換藍綠立場。他們在台灣的對立加深、撕裂加劇中,扮演了關鍵且爭議的角色。

這些自由記者像政治人物一樣在電視上狂妄演出,然而政治人物尚有選票做基礎,卻不曾有人投票同意這些記者可以在電視上大放厥辭。這些人又特別偏愛以資深記者與媒體人立場自稱,一些線上記者很快有樣學樣,角色變得愈來愈滑稽,許多觀眾便認定台灣的記者都是這樣。

令人遺憾的是,這群資深記者原本可以發揮超越體制的力量,為社會做出更多貢獻,但是他們一心選擇捷徑,只想快點一戰成名。台灣空洞的電視環境讓這群資深記者永遠有舞台,看著他們又在電視上暢所欲言,內心的失望再次浮現。

眼前台灣的新聞處境惡劣,留在體制內可以找到種種理由與現實妥協,體制外的記者又完全缺乏理想。現在,當記者,已經沒有什麼好驕傲的了。


    全站熱搜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