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前,請先看看前幾天這令人「震驚到不行」的新聞:最快97學年研究所統一招生分發(立報)。

此一新聞,是典型台灣政府在做政策決定前釋放的風向球消息。我們台灣的政府很奇怪,很喜歡用這種放消息的方式,先在媒體上釋放一個完全不成熟的政策消息,藉以試探輿論,爾後,無論輿論對於該項政策是否多麼反對仍然會執意執行,若阻力很大,最多最多轉個小彎或打個折扣而已。而最喜歡用這種招術的政府部門就是咱們的台灣行政院揠苗助長部。很奇怪,政策決策之前不是先要進行一連串的政策研究嗎?不是要先規劃一整套配套措施嗎?什麼鬼都沒有,只放個風聲,決策過程到底又是怎麼作的?要不要我拿政府資訊公開法來要求貴部門公開決策過程一下?

回頭來看看這則可愛的政府政策新聞,其大致上是說,「未來咱們的研究所入學,將採取聯考式的分發制度」。新聞內容是這樣說的:「台灣各大學研究所發展快速,至今已有2千5百個研究所,每年招生作業仍採單獨招生,不僅考生疲於奔命,各大學也很困擾。」
 
我在兩年前就曾對研究所入學考試的問題,寫了一篇「扭曲變形的研究所考試。我想試問貴官僚部門的冷氣房高官們,你們是怎麼看待研究所這個高等教育體系?你們真的了解這個學歷的本質與意義嗎?
 
研究所,在本質上不僅僅只是培養「所謂的專業人才」,它也不僅僅是培養「全人教育」。在這個階段,由於知識的專業化、分殊化與深化,它在培養研究生具備批判思考與獨立研究的能力,讓學生嘗試的學習如何重組與創造知識,絕對不是職業訓練所!
 
若是如此,
1.    我們真的需要這麼多研究所嗎?
2.    我們有這的多的師資與資源培養研究生嗎?
3.    培養這麼多研究生到底為何而用?
4.    學生真的了解研究所在幹什麼,他們知道自己為何要唸研究所嗎?
 
研究所統一分發的可笑點在哪裡?就如同「研究所統一分發政策的批評」(我與該篇文章批判同樣一件事情,但採取的部分觀點不同)這篇部落格文章所言,只是為了「終止招生亂象」,讓各個研究所「不會少收到學生」而已。然而,這個問題只有這種解決辦法?沒有其他辦法嗎?
 
近年來,研究所的出現有如點燃一串鞭炮,爆不完!台灣會面臨著全球化與國際地緣政治競爭所產生的職業結構變遷。而高等教育的開放,更並未改變台灣人盲目崇尚高學歷的升學主義與文憑主義心態,致使,台灣社會對於高學歷的追求變成一種盲從的競爭焦慮。就此,學歷等於高薪,文憑等於工作保障,國內外企業財團對於人才的需求假象,造就了研究所的暴漲。
 
若就就業人才供需與教育的關係來看。拿新聞與傳播研究所來說,台灣雖然不多,亦有20~30所之譜,然而,台灣的新聞與傳播包含廣告公關等相關行業合起來根本不需要這麼多人,所謂「人力資源的供需平衡」根本是失衡的狀態!當然,開設研究所與大學的目的若是為了促進公民社會的發展,讓學生都具備市民社會的媒體識讀素養,那我贊成;但今日開設大量系所的目的根本不在於此,亦沒有調節與教育學生認識自己的配套措施,開設新系所只是為了搶教育資源、為了替特定產業訓練人力,這樣的教育政策根本是本末倒置!
 
而就新聞與傳播研究所而言,每一間研究所的學術研究走向、師資取向,根本亦彼此不同。在這些研究所中,老師要的是與自己的研究領域合得來的學生、學生要的是可以指導自己有興趣的研究方向的老師。光是此亦領域的研究所就可分為新聞所、大傳所、廣告所、廣電所、傳管所、電傳所、資傳所…等等,這麼多不同種類要聯合考試與統一分發,怎麼考?怎麼分發?摻在一起做撒尿牛丸嗎?
 
如今會有這種學生南北奔波,一次考個7~10間以上的「所謂亂象」,追根究底仍是升學主義與文憑主義,以及對於未來就業的焦慮作祟。會考這麼多、深怕考不上,這都是因為多數考生根本不了解研究所要學什麼、研究所在幹什麼!教育部要不要到各個大學做個教育普查,問看看有學生真的知道自己要什麼?教育部是不是應該從根本的升學主義與文憑主義意識形態上從制度解決問題?
 
今天搞個統一分發,那想考廣告所的被分發到沒有廣告研究師資的電傳所去,學生怎麼辦?自己該死自認倒楣?重考?還是研究所也要來搞個轉所考,然後再讓補習班多賺一筆研究所轉學的錢?老師在自己所上遇不到與自己的研究相合的學生,怎麼辦?搞個統一分發,那各個研究所還會要發展自己的學術獨特性,還是變成跟大學部一樣,什麼都有什麼都不精?這對台灣的高等教育與學術研究發展是正向的嗎?
 
我們來看看其他國家是怎樣一個制度好了!對岸的研究所考試,是的,他們不管什麼研究所,通通都在擠同一天考試,但是,學生只能報考其中的唯一一間。因此,對岸的學生必須在準備研究所考試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知道這個研究所在幹什麼!而歐美澳,就甭談了!它們基本上都是用申請的方式,一樣的,學生必須了解自己要什麼、這個所在幹什麼!
 
高等教育普及化若是基於培育全人教育與市民社會公民素養,以及整體社會的職業結構與職業訓練教育正常發展,那麼廣設有其正當性與正確性!前提就在於,學歷不等於工作,學生知道自己要什麼、研究所回歸其學術研究與訓練思考的本質。
 
要解決研究所招生亂象,教育部要做的,是解決升學主義與文憑主義的盲從問題。不是每年都浮濫的讓一坨新系所開設成功,也不是搞什麼研究所統一考試統一分發。現在的如此作為,學生與教授,終究會成為錯誤政策下的犧牲品,請教育部高官們行行好,謝謝!

    全站熱搜

    attemboroug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